经典阅读
【经典悦读获奖作品展】谢雨辰:传仁千古,齐家犹闻 ——读《论语》之所感及于家之所想
作者:谢雨辰   日期:2016-07-15     点击数:1507  

     茅以升学院“经典悦读,书香致远”——第六期“读·品·享”读书笔记评选活动15级三等奖作品展:


  在遥远的古代西方,人们对于宗教,对于圣人先知有着强烈的崇敬之感,不仅仅是因为宗教与圣人先知们对于世间事物的未知之处提出了让人信服的说法,让人们的心里有了依靠,还因为他们大多在阐释的同时对世人予以教导,教导他们经验,知识,甚至思想,改变他们的生活习惯,思维习惯。

       而在中国呢?对于宗教方面,中国人的宗教明显会想到道教,还有传自天竺的佛教。近年    来,不少学者提出了“儒教”的说法,即是将我国传统之儒家视为我国宗教之一。细细想来,儒家以儒学传世,宣扬仁德于四海,其所提倡的诸多思想不仅影响了古时的帝王将相、士官书生,更是对于千百年的百姓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论典籍,四书五经,其中名句,古今小儿皆可背诵;论教诲,教帝王以仁德,教君子以修身;论思想,孝悌礼信,仁爱处世,便是其宗旨。况且其创始人孔子为世人所熟知,历代帝王皆遵其道,推崇其为“至圣”,现今依旧有众多后人祭奠孔庙,国内很多学校也可见孔子塑像。由此可见,孔圣人创儒教,这种说法未有夸大之处。

      于四书五经之中,世人对《论语》的了解明显偏多一些。《论语》一书,篇目二十,字数未过两万。其成条的简短语录,记录下了孔子及其弟子之言行,难见长篇。较之孟子的连篇之论,不致使人疲倦;较之道家老子玄而又玄的“非常道”之言,不致使人难解;较之道家庄子的凭空托古的故事,显得更为真实。这大概便是其受欢迎的原因之一吧。

      出于对传统文化的兴趣,我在学习背诵书本上的经典名句之时,也在课外阅读了《论语》一书。结合《史记》和儒家其他典籍,参考了别家之论及一些学者的看法观点,我对于以前不甚了解的儒家有了些新的看法。

      一直以来,我对于儒家、道家乃至外来佛教三家的认识之中,都怀有“他们各不同,而又相互有所通”的观点,只因这几家学说的躯干内流淌着的是善良慈悲之心造出的血。总所周知的,儒家的世界充斥着仁的气息。《论语》之中有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刨除政治方面的主张不提,儒家在对个人的要求方面要求严格修身,做一个心中有仁的德才兼备的栋梁;将“齐家”前置,说明了家的重要的同时,也体现了怀仁者应可使家庭和睦的观点。

      儒家讲仁,求大同。在大同社会之中,人人皆仁爱。而就爱而言,儒家的仁爱是分层级的,依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梯级,符合人之本性。墨家有“兼爱”之论,认为世人相互皆应爱,而且众爱平等。然而较之墨家墨子“平地起高层”的兼爱之论,儒家仁爱更贴近人性人心,显得更为现实。  

      然而儒家对于礼法上过于苛刻的要求,其借助恢复礼制来实现仁的观点,尤其在今日,多少为人所议论,在古时更是为庄子等人所讽刺,摒弃。此问题在《论语》等典籍中也有所体现,在以后的理学之中更有突出。故而,读圣贤之书,也要有所思考,有所抛弃。至于教育方式方面,不在其位,不做多言。

      归根而言,儒学起于春秋,自战国以来逐步发展发扬。于战乱之时,它指引人们不乱礼法,指引有才之士投身乱世,为大同社会谋划献策;于安定之时,它指引君王礼法纲常、仁德治国,教导人们修身齐家。两种不同的时期,儒学皆能有所功绩,这也是孔子被尊崇百世,儒学为世人沿用传扬至今的原因吧。

      通读圣贤书,学知识观念,习圣人之道。这是古时的观点,今日未尝不适用。在我读完之后,不仅仅开始思考儒家思想,也思考我与我的生活,尤其是我的家庭。

      我,身为读书人,放在古代便是天天学习孔孟之道的人,放在现今,也受到颇深的儒学影响在家庭、学校、社会的影响下,现今的学生们不曾彻底离开儒学的熏陶,我也不例外。在学习之路上,我自小学起便开始接触背诵《论语》之中的经典名句。长大之后,也常常听人交谈之时从中引用,甚至见人摘出一两句,作为格言、座右铭。《论语》一书及儒家思想的影响,可见一斑。

      不仅仅是学校,在家中我也有所感觉。我家并非是书香门第,我的长辈们很多甚至不能完整说出《论语》之中的语句。但我还是认为《论语》一书,乃至儒家,对我的家有很大的影响。

       为什么我会这么认为?

       因为这个影响不是存在于书本字句之中,存在于根深蒂固的传统认知,传统文化思想之中。

       我的父母,时常打电话问候我的祖父祖母,照顾我的外公外婆,为我重病的外婆养老送终,时常落泪。此为孝。

       我的父母与我的叔伯、舅姨之间相处和睦有礼,互相帮扶,此为悌。

       对内,他们在看望长辈之时恭敬有加,此为谨。

        在外,他们待人向来诚信有礼,此为信。

        当一本经典中的内容镌刻在民族的脊骨上,思想融入到民族的灵魂中,那么整个民族都会受其影响、熏陶,何况一家呢?

        我的父母、长辈不曾刻意学过儒家所言,但他们的行为已经符合了儒家所要求的。不仅如此,他们还在时常教导我去以仁爱之心对待家人,与同辈和谐相处,对长辈以礼相待。这不就是教育我如何“齐家”吗?这即是《论语》,儒家的熏染对我家庭的影响。

      《论语》一书,历经千年,受焚书之难,却仍旧留存世间,影响着读书之人,还影响着他们平凡的家庭。我便是其中一员。儒家仁道,传承千古,齐家之论,犹有耳闻。不一定会有治国、平天下的机遇,但修身、齐家,于每个人而言都是必做的,希望《论语》以及诸多的经典能在我前进的路上给我带来更多帮助,更多思考,更多感悟。

 

      个人简介:

      谢雨辰,现年19岁,祖籍福建长乐,19976月出生在吉林省白山市, 曾就读于白山市第六中学,白山市第二中学,现就读于西南交通大学茅以升学院机械201501班。平时爱好读书,涉猎范围较广,学习之外常常忙中偷闲读书,兴趣使然,却未见产生深刻见解。偶尔喜好写些东西,但写出之物常常不如人意。虽为尘世一微末,不愿拘心于凡庸,这即是我对自己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