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阅读
【经典悦读获奖作品展】聂夏北:读瓦尔登湖有感
作者:聂夏北   日期:2016-07-15     点击数:1634  

茅以升学院“经典悦读,书香致远”——第六期“读·品·享”读书笔记评选活动15级一等奖作品展:


读后感:近日多碌碌于嬉乐,偶有回首曾所谓,兀兀以穷年的状态,相去甚远。惭愧,惭愧。瞥见瓦尔登湖第一章一问,“如果文明人的追求并不比野蛮人高,如果他们将绝大部分生命只是消耗于粗鄙的生活需要和逸乐的追求,那么他们为什么要住比野蛮人更好的房子?” 我感到一种大势所向的退化。当基本生存条件满足并渐趋富庶,正是该开启思想之慧之时,然而却鲜有能够大放异彩,可媲美于古人生活质朴时的思想。梭罗是针砭时弊的隐士,用极其希腊神话和印第安式的口吻,指点阒静的瓦尔登湖和波澜的人。读罢悻然,未与其畅然于自然有所共鸣。断是这每日被迫审丑的情态,早已扼杀联想力的审美。还未能修养成精神上的饕餮食客,只可穷尽走马观花之态,附庸风雅。

“人们被一种徒有其表的命数,通常谓之必需所奴役,因此聚敛财富,任凭蝼蚁咬啮,尘埃侵蚀,留待盗贼破门,挟裹而去。这种生活何其愚鲁,如果生而不觉其非,行将就木必定幡然悔悟。”劳作以获取财富,财富以博得娱乐,娱乐以消耗时间。我不知道潘多拉的匣子是否悄然扣留了“希望”,我看有如过江之鲫的人们在这种生活中循环往复且乐此不疲,而试问这样的生活,意义何在?在人类谓之游戏和娱乐的背后其实有着根深蒂固的绝望,世上本无纯粹的游戏,都是对于操劳的补偿。想起来圣经中,“都是空虚,都是捕风。日光之下并无新鲜事。”诚然再无世外桃源可栖,也无瓦尔登湖可逗留以豢养希望,只是若能摆脱如此被动的生活,也好。

瓦尔登湖是在一个世界不断向前发展中,短暂停顿的一笔。我之所以这样说,瓦尔登湖,自给自足的生活,美妙绝伦的风景。成了现代人神往的家。每一块饱含深意的鹅卵石铺出每一条通往阒静的路,每一捧色泽冰凉浸润人心的湖水流淌出深不见底的神秘湖泊。这大概是比“晋太元中,武陵人以捕鱼为业”的桃花源更加有吸引力的地方。自然,未经历过任何人为的造作,居住于此,贴近自然,贴近原始。但这就是我们过于向前以后的一个回望。从欲望起始,在兽性向人性进化中而产生伦理,制度,道德,条例,再到社会的契约,法律,婚姻等等,也许一定要有一个超然于一切局之人物,才能刻画出世界最完美的运行秩序…这必须要有一种能够看清本质与全貌的能力。我敬佩于秩序的修建之人,他们凭借探索开始创造,产生问题进行修改,总结规律然后继续发展,适应变化。正如在希腊众神至上,总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命运,连神都不可抗拒,没有人能做这个世界的旁观者。只要存在于世,就只能身在其中。战争爆发,朝代更替,为了确定一种某个阶层想要的合理的秩序。世界上最完美的秩序真的需要阶级吗?在超越人之上,到底是什么在掌控。如果一天,一切都趋于合理,那种繁荣将会是无尽的延续,还是只如盛世般只可昙花一现?人所构筑的秩序,维持的都是这样短暂。在这个世界上,仰仗于什么,去发展到一个合理的状态?或许瓦尔登湖是一种反省,它更大层面上象征一种精神家园。精神的纯洁。在更替中的疲惫,它意欲在这样短暂的停歇中去看,这个世界将要如何构造,如何发展。我们需要停歇下来去反省发展,这也许就是一种瓦尔登湖的意义。它给精神以栖息的家。

人在这个世界上容易累于权威,累于追求,累于纷纷的情欲。所有的疲惫与暴怒只可化为深邃的创痛,只可用喉咙的呜咽去反抗个人那些苍白的不幸,只可喂养以普世的创痛,去反哺人世间更多的苦难,再用健康的躯体去竭尽所能地指点江山。莫要姑苏台上乌栖时,吴王宫里醉西施的不痛不痒。我们需要慢一点,去发掘该以何种的精神状态,去站立在这个世界上。有言“在生活之外,有诸多可能,我们能放下多少对一己的关注,便可以真切地关注多少身外世界。”只有跳出个人的悲欢,才有更大的格局。我们不能总是蜷缩在家的温床上,肉体和精神都不可以,我们可以休息,但始终要记得上路。

我曾无比眷恋长睡,眷恋家的豢养。

在理想背道而驰的时日里,我把迷茫的躯体付之于游戏之上肆虐。把奔突的痛苦一掌掴死在草原上,沉浸在大海里以泪相和。把脆弱的神经折断在无数深夜,再在白天里一一修缮。有言,一个人的性格,也许取决于他体内理性和感性的比例。我饮鸩止渴般想要极度扩张理性的部分,反而致使感性的膨胀。而我如今更感到体内兽性和人性的并存。灵魂是能够在瞬乎之间遍及于肉体的每个部位和功能,且操控它们,并且,它会将形形色色的龌蹉情欲升华为纯正和热忱。我不想依赖这种纯正和热忱过活。它们让我的生命极度动荡,我是极度矛盾挣扎的人,摇荡在生命中,因而觉得无路可走。

纪伯伦有诗言,我曾七次鄙视我的灵魂,第一次:当它本可进取时,却故作谦卑;第二次:当它在空虚时,用爱欲来填充; 第三次:在困难和容易之间,它选择了容易; 第四次:它犯了错,却借由别人也会犯错来宽慰自己; 第五次:它自由软弱,却把它认为是生命的坚韧;第六次:当它鄙夷一张丑恶的嘴脸时,却不知那正是自己面具中的一副; 第七次:它侧身于生活的污泥中,虽不甘心,却又畏首畏尾。我明白自己的生活就像战争中的胶着状态。进退两难。我就要放弃了。如果不能突出重围,我就将要体验活着的死亡。但我不能这样。

我也是浸润过瓦尔登湖滋养的人。它给予人灵魂以休息。它是一个抽象的家,因为在那个家中,它补给人最需要的养分。

书中有这样一段:不管你的生活有多简陋,面对它,去生活,不要逃避,不要恣意地诅咒,你并没有沦落到那么差的地步,你最富有的时候,也是你最贫穷的时候,挑剔的人即使是在天堂里也回吹毛求疵。热爱你的生活,尽管他那么窘迫,即使身处寒舍,你或许也能享受快乐、兴奋和荣耀。济贫院的窗口折射出了美丽的余晖,跟富人轩窗之上的折射毫无差别,门口的积雪也同样会在春天里即时消融。我确信,除了宁静的心灵,没有什么人能够得到真正的满足。我们需要的只是一颗,宁静的心。

 


个人简介:

聂夏北,西南交通大学2015级茅以升学院中文基地班学生。成都人,性格里就是成都人的那种云淡风轻,从容自然。喜爱阅读和英文书法摄影等一切生活味十足的事物。矛盾却又自足的人。

导师点评:

    《瓦尔登湖》是美国作家梭罗的著名散文集,表现了梭罗于湖光山色、自给自足的生活中的人生感悟。难能可贵的是《读瓦尔登湖有感》一文的作者处于青春而鲜活的年纪,却剥离浮躁的时代弊病,展现出一派澄明与厚重。文章既有明清散文的古朴别致,又富有哲学家般的理性思辨。在“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的众生万相面前,作者未曾随波逐流,而是倡导驻足思考,听从内心,希冀在不断的自省、自律中,在自然与精神的浸润中获得心境的安宁。文章语言隽永,思想厚重,颇得《瓦尔登湖》之精髓。